《后来的我们》退票事件多方回应媒体追问票房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8-26 17:44

  4月28日,全国不少影院反映,当日一部热映影片在开场前出现大量集中退票情况,在行业内引起较大震动。

  中国电影报记者联系国家电影局并获悉,电影局关注到行业上述反映之后,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,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了分析,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,具体问题尚待研判。

  29日,电影局有关负责人已对影片出品方、发行方等相关人员进行了约谈,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机制,认真查明存在的漏洞、进一步梳理情况、完善数据,形成书面报告报主管部门。

  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无论哪一部影片,都应该以其影片质量去赢得观众喜爱。电影主管部门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,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,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、破坏市场秩序、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。

  对此一旦发现查明,将严肃处理。希望广大电影企业和从业人员认真学习遵守《电影产业促进法》和相关法律法规,共同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,推动建立更加规范有序的电影市场。

  根据微博账号“电影票房”的说法,被退票影院总数接近4000家,退票额在1500万至2000万之间,影院方蒙受巨大损失。

  发行方猫眼电影的声明中则表示,截至4月28日,猫眼平台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约38万张,涉及票房约1300万,占当日总票房2.8亿的4.6%。并指出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.9元等特惠票。

  据了解,正常情况下退票比例是在千分之二到千分之三左右是正常比例。相对而言,退票比例在4%以上显然有点偏高。

  《后来的我们》首日排片高达43.7%,这也让它赢得了比其它同期上映的影片更多的票房机会。而排片往往与预售票房高低有关,再加上有点异常的退票行为,业内人士据此提出质疑,认为“《后来的我们》通过票务平台大面积购入预售票,以预售票房数据“绑架”院线排片后,再于上映当日大批退票”。

  另一个事实是,尽管陷入“注水”疑云中,《后来的我们》票房在上映第二天依然表现强劲,许多影院满场也较为普遍,似乎又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影片“实力”。但不管怎样,《后来的我们》的这次退票风波也再次搅动了票房数字背后的一池“深水”。

  有网友用“票房造假2.0版”来形容这一事件,认为这种“空手套白狼”的手段,比锁定“幽灵场”更为恶劣。

  2016年3月4日,《叶问3》上映。首日票房高达1.55亿元,打破华语动作片首日票房记录。但在“创纪录”后不久,《叶问3》即曝出票房造假丑闻。调查结果显示,《叶问3》虚假排场场次有7600余场,涉及票房3200万元。

  这场造假风波也被称为一出可能是中国影史空前的“发行表演”。虚假票房的背后是,通过虚构票房收入来拉抬投资方的股价,然后在二级市场上谋取利润。

  今年年初,在春节档大片正式上映前的十几天里,每日的票房预售冠军也属于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电影——《坏爸爸》。

  上映后,这部电影在同档期有着11部影片竞争的情况下,凭借不到3%的排片却在工作日拿到了超过34%的惊人上座率,不少影院出现了诡异的“满座”、或者整齐划一的购票阵型。后经多方查证,票房异常背后疑似传销骗局。

  再往前,2009年,《阿童木》首周票房实际1700万元,被夸大成4000万元;2014年,《英雄之战》“自产自销”也引发业内一片哗然。

  最近几年,票房造假已成为电影业的一大痼疾。即便是2015年的票房冠军《捉妖记》,24亿票房奇迹的背后,也不乏“公益场”“幽灵场”的质疑。

  注水票房引发的市场繁荣注定只能是一场虚火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在票房飞速增长、产业空前繁荣的背后,买票房、偷票房等乱象花样翻新、层出不穷,过去几年全国电影票房可能至少有10%被“偷走”了。

  多年来,建立起规范化、法制化、长效化的电影市场监管机制也一直是呼吁的重点之一。而一系列的政策法规也在陆续完善。

  去年3月1日起施行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》第三十四条就明确规定:电影发行企业、电影院等应当如实统计电影销售收入,提供真实准确的统计数据,不得采取制造虚假交易、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不正当手段,欺骗、误导观众,扰乱电影市场秩序。